李林不仅是差一点在一生更加重要的是李林遭到

分享到:
  “少主!众位将军,某认为,这次,我军虽然大胜徐晃,虽然可喜可贺,但是这也对我军带来了另一场的危机啊!”看着很是欢喜的众人,庞统当即泼了一盆凉水。
 
    众人一愣,就连李平都是很奇怪的看着庞统,有几个人脸上已经漏出来了一丝不悦,庞统本来就是十分招人嫉妒的,本来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的人,虽然有些小小的名气,但是依旧在李林麾下没有什么功劳,而不少的武将都是一场一场战役跟李林打下来的,才做到了如今的位置,但是庞统年纪轻轻,一来就受到了李林的极大的重视,不是有人在一旁劝阻李林早就已经给庞统一个高位了,而这次李林出事以后,就连本来不怎么想栽培庞统的邴原,都好似是十分想着庞统,遇到什么事情都会问庞统,杨修他们几个年轻人,而很少问这些已经久经沙场的战将,怎么会不让人嫉妒,最主要的是,这一会,李林竟然直接从千里之外传来书信,不说什么嘘寒问暖或者是指点江山的话不说,竟然还直接将庞统,还有几个年轻人提拔了起来,众人心里当然有气。
 
    但是庞统在兵马未至之时,便定下了破徐晃的计策,而且还真的奏效,换来一场大胜,可见庞统的本事,这一点众人还是佩服的,可是现在庞统在大胜之时,竟然还泼了一盆冷水,众人当然是有些不乐意了。
 
    “庞军师!”一名将军出列很是不悦的说道:“这样的值得庆贺之时,你却说出这样的话?有些不妥吧?”
 
    “是啊!”一旁立即有人帮腔,道:“少主,此言影响军心啊!”
 
    这句话所得就有些毒了,军心这个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却是战争之中的重中之重,影响军心,这可是个大罪,可是这影响军心的罪过,可是有些不好证实了,你随便说句话,我就可以说你影响军心,怎么影响了,那谁知道,谁也不知道下场仗会不会赢,反正要是输了,那就是你影响军心了。
 
    李平听了几个将军的话,眉头一皱,显得有些尴尬,李林特别指派的军师会影响军心,怎么可能,但是面对着几个老将的不服,李平作为一个孩子,倒是有些尴尬了,抬头再看庞统呢?庞统何人,根本不为其所动,依旧镇定自若。
 
    “好了!”忽然一声炸雷一般的怒吼,众人一听,有些惊异的往声音的源头望去,再一看,便立即闭了嘴,还能是谁有这样的威力,真是在李平之下,而众人之前的一人,并不是邴原,邴原这样的人当然要坐镇许昌,以调配四方,此人正是赵云,赵子龙。
 
    在长安死里逃生,乞丐一般的回到了许昌,若不是赵云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早就想跟别的将军一样,立即冲到前方,跟刘和拼个你死我活,但是李林嘱咐尚在耳边回荡,赵云哪里敢胡思乱想,必须要稳住大举,邴原虽然有威慑力,但是在军中,毕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赵云就不一样了,帮助李林横扫北方,立下多少功劳,何人不知道李林以兄长之礼对待赵云呢?所以赵云一回来,虽然深受重伤,但是只要众将士知道赵云还在,就没人敢干什么糊涂的事情…………
 
    看着众人闭了嘴,赵云皱着眉头看着庞统,问道:“军师!你此话何意,还是说的明白一些好!”不偏不倚,虽然痛斥了这些将军一声,但是面对着庞统刚才刚才说的话,赵云也会立即提出了疑问。
 
    庞统当然早做好了解释的准备,缓缓道:“少主,我们虽然大胜,但是洛水仍然在前方,徐晃能够当机立顿,立即领军撤退,而不是以求可以力挽狂澜再度挽回战局,这就说明徐晃乃是以有智谋之将,虽然徐晃如今乃是退回道洛水河畔,但这正是徐晃的高明之处,以退为进,乃是更好的防守,到了洛水河畔,控制了更加有利的地形,天时更加是在徐晃一方,所以我们今后再想要今日的大胜,可是难上加难了!”
 
    众人一听,皆是沉默下来,李平思索片刻,稚嫩的小脸上产生了一丝丝的担忧,缓缓道:“是啊!父亲也在心中说了,徐晃本来就是曹操麾下名将,而刘和能够把他派到关键的洛水河畔,定然也是有道理的!”此话一出,大帐内的气氛瞬间的压一下来…………
 
    “哈哈!”忽然传来几声轻笑,一人出来,缓缓道:“士元啊!士元,虽然那徐晃有天时地利!但是也不必这样悲伤吧!”
 
    众人一看,出列的不是别人,乃是另一个青年才俊,徐庶,本来乃是邴原麾下主簿,而如今跟庞统一样,也是被李林破格提拔,做了军中长史,主管后勤,以前李林出征乃是徐邈干这个活,现在徐邈已经到了冀州章光豫州,青州徐州基地粮草的向北的调配,而徐庶便是掌管这向西的粮草物资的调配,对于如今季节,这粮草物资比其他几个季节的运输调配工作可是更加的困难,但是更加的重要,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活,而李林在与庞统和徐庶这样的年纪不大,但是却是国士之选的人,也是做过一番斟酌的,诸葛亮乃是治理国家之人,庞统乃是军法谋略见长,而徐庶在治民和治军都是有些建树,但是跟卧龙凤雏想必还差那么一些,所以也就以庞统为主要军师,徐庶乃是压阵…………
 
    众人看着徐庶忽然出来打个哈哈,更是有些不解,庞统淡淡一笑,赶紧对李平告罪道:“少主,臣刚才所说也是一时断言,乃是说了徐晃的长处,但是也众位将军也不必如此的低落,徐晃虽然占据天时地利,但是少主却是占据了最为很重要的人和啊!”
 
    “诶!这才像话嘛!”这些粗鄙的老将都是跟李林一起厮混管了,一听到这话,送了呀口气,有的人都已经骂了出来。
 
    对于这些都是自己叔伯辈的老将有一些的放肆的言语,李平当然是不会多说什么,而是赶紧问庞统道:“军师还是赶紧把话说清楚,莫要卖官司,父亲将如此重担交与某,某可着实的担心啊!”
 
    庞统赶紧道:“少主,众位将军,那徐晃虽然任然有回旋之地,但是如今我军兵马充足,上有少主亲自征讨,军心慷慨激昂,下有子龙将军,俊义将军等众位沙场经验吩咐的将军,还有元直几位大人后勤补给抵挡,更有五官中郎将几位老大人在后方坐镇,主公也是在西北节节胜利,那刘和末日已到,这徐晃,只不过是冥顽不灵,想要螳臂当车罢了…………”
 
    “啊哈哈…………”众人立即有欢喜的笑了出来,还有将军笑骂一句道:“庞士元,你这臭小子,这话说的才像个人话,我们幽辽军,啥时候怕过别人!只要有主公……和少主在!一切都不是事!”这人一开始就想说主公,但是一看还有李平在,赶紧改了一句。
 
    “是是是!”庞统连连点头,帐内有恢复了很是兴奋的气息。
 
    这一会低落,一会高昂的,李平心里都直突突,没有李林在军营,可是相当容易混乱的,李林的地位,谁人能够代替?有他在众将士是一个样,没有他在,肯定就变成了另一个模样,现在李平亲自坐镇,加上赵云这样的影响力巨大的将军,但是依旧还是达不到李林在此的效果,李平摸了摸脑门上出来的冷汗,心说“父亲!你可是快点回来吧!”
 
    李平亲自领军赶到,兵马已经足够,外加赵云,张郃两位名将,加上庞统,徐庶一是军师,一是后勤保障,这样的高级配置,就算是李林带领的人马都不一定可以达到,当然了,被人也不知道庞统和徐庶的威力,只有李林这样的人了解。
 
    大军休整一日,在庞统的见一下,李平立即行军,直逼徐晃到了洛水河畔,与徐晃大营形成对峙之势,摆出要决一死战的架势。
 
    瞭望塔之上,庞统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对面错落有致的排列帐篷的徐晃大营,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样的扎下大营的方法……好似不像是徐晃一个久经沙场的武将可以做出来的…………难道…………”
 
    “士元估计是想这徐晃营中又一个很有谋划的军师吧?”一旁的徐庶忽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
 
    庞统缓缓的一点头,道:“看着样的布置,只要我方偷袭大营,便是四面皆陷之地!很是阴毒啊,徐晃乃是一个跟随曹操多年的武将,就算是度过不少的兵书,但是对于这样狠辣的扎营办法,可不像是一个武将作为!”
 
    徐庶也是赞同的点点头,道:“这座大营好似就是为了防御我们偷营而建造的!对于防御强攻这方面却是差了一些,要是对于一个武将来说,这样的建营方法,确实有些问题了…………”
 
 第一百六十章 反其道而行(1)
 
    光凭着营盘坐落的方式,就能够判断出来这扎营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世上又有几人,但是恰好这洛水的边上便有两个,而对面的营盘呢?既然庞统和徐庶这样的人都是说这样的营盘不是徐晃这样的征战沙场的武将所扎下的,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人就在那里摆着,还能有啥人,但是这样扎营的方法,可不是徐晃发明的,跟徐晃所用的阵法一样,依旧是司马懿弄出来的阵法。
 
    李林铁骑偷营是出了名的,自大有骁骑营一来,李林麾下的骑兵是越来越牛逼了,最擅长的便是偷袭,无论是突袭,还是深夜袭营,往往都会带来沉重的打击,无论是灭公孙瓒,袁绍,曹操,骑兵袭营的事情多次发生,甚至发生过扭转战局的作用,而李林的作战风格,也是深深的影响了麾下的众多的将军,司马懿既然针对于这样的战法做出了相应的阵法,当然也是有了专门对付袭营的扎营方法,但是有利必有弊,你在一个方面增长了,在另一个方面变回降低,司马懿研究的大营,确实太过重视防止偷营,而若是敌军忽然大面积攻击而来,由于过多重视在营中各处设置防御请流窜,所以外围就要差上一些,以司马懿的头脑怎么会看不出来,但是只要做好军队各处的机动性,在大面积攻来之时,快速反应,当然可是安然无恙的保住大营,不过要是反客为主就不成了…………
 
    “庞统?”就在庞统和徐庶还有不少人都在观察着徐晃的大营的同时,徐晃接到了探子带来的情报,不过这情报可是有些晚了,不得不说这一次李平来的突然,而有了血衣的参与,在另一边,貂蝉手底下的暗刺搜集情报也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看着传过来的情报,当徐晃看到此次的军师名字叫庞统的时候,跟李林麾下的那些将军听到了庞统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样,都是合适你们的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徐晃想了半天,也是没有想起来哪一家的名士有这个人,不过对于见识过司马懿的徐晃,倒是觉得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庞统也是理所当然,既然能够作为军师,还有一个不准确的消息说是李林在千里之外指定的军师,想必此人定然是不简单了。
 
    退回到了洛水的河畔,虽然对于自己更加的有利,但是也象征又到了原点,李林和刘和顶住的突破目标正好相反,刘和顶住的主力乃是北方,由北向南打到许昌,而洛水河边做到屹立不倒便可,而李林乃是要以此为突破口,攻下洛水,北上直逼洛阳等地,直接逼得刘和落跑回家,两方冲突之下,徐晃这个半截接过来张白骑的班的也是十分艰难。
 
    为何司马懿要将他派过来,而将张白骑紧急调走和贾诩共同抵御李林,一是张白骑和贾诩这个组合确实要强上不少,二也是徐晃乃是善守之将,跟随司马懿身边许久,更是飞速长进,在长安面对李林正是,司马懿乃是以徐晃作为最后到秘密武器而来的,只是没想到依旧是出了岔子,李林命不该绝…………
 
    “将军!”就在徐晃治所之时,猛然间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就看营帐外走进一人,脚步很轻,根本也不需要通报就走了进来。
 
    徐晃也根本不用抬头,直接问道:“哪边的消息?”
 
    “主上!”那人一身黑衣,站立在前,不需要拜见,只是冷静的说话即可。
 
    “嗯!”徐晃这才抬起头,也直接将手伸了过去。
 
    那黑衣人赶紧从怀中取出了书信,徐晃接过来仔细观看,这一场景倒是有些熟悉,就好像在许昌血衣给李平送李林的书信一样,而这黑衣人也正是与血衣一个十分相似的部门,暗刺,名为貂蝉所掌管,其实司马懿早就一步一步将其蚕食,背后真正的大boss依旧是司马懿。
 
    徐晃看了片刻,缓缓一点头,轻轻一挥手,那黑衣人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暗刺精于打探消息和暗杀,而血衣确实有更加大的杀气,所以要是在这样情报部门上面,暗刺无论是城里的时间和资历上,确实要比血衣要略高一筹,血衣乃是侯宇所训练出来的,虽然各个变态,但是侯宇也不是超人,依旧有不是那么擅长的方面,比方说是安插间谍,若不是李林身边都是胡人,暗刺很难插进去的话,估计李林现在的身边也不免有司马懿安插的间谍。
 
    徐晃看过司马懿叫过来的书信之后,缓缓起身,一旁自然有火盆取暖,随手一丢,书信掉入了火盆,烧成了灰烬…………
 
    “诶…………”徐晃幽叹一声,自言自语道:“看来主上也是心生退意了…………”
 
    洛水两岸的对峙依旧,如今乃是李平一方气势如虹,虽然庞统和徐庶都已经看出来,这徐晃的背后必然有高人相助,但是军心所向,李平更是心急,一番布置之后,当然要回事过河,攻打徐晃。
 
    但是说到过河,哪有那么简单的,徐晃河对岸的大营可不是摆设,又特意防守着幽辽军最擅长的突袭,最重要的是,如今冬天已到,虽然河面没有结冰,但是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雪,万一河水结上一层薄冰,人无法行走,而船只更是无法行进的时候,那可是对李平的大军有着巨大的不利的。
 
    “飞鸦口?”李平看着眼前的地图,很是疑惑的看着庞统。
 
    庞统微微一点头,道:“少主,飞鸦口,乃是洛水极险之地,别看如今已经隆冬,那里依旧水流湍急,常年都不会结冰!”
 
    李平眉头一皱,疑惑道:“难道我们要从哪里过河?”
 
    “不!”庞统淡淡一笑,看了看众将军,道:“众位将军,可成想过当年主公攻打袁绍,高览大军得许攸之计,与河水极险之地渡河,竟然直接过了和,若不是主公英明,大营所设虚虚实实,恐怕中军大营都会被那过河的高览打下来啊!”
 
    赵云一听,立即一点头,自己就是那场战斗的主角,当然知道,道:“不错!就是那般,士元,你这是何意?难道还要我们模仿高览?”
 
    庞统摇摇头,道:“不!不是模仿,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
 
    众将眉头紧皱,喃喃的嘀咕着庞统的话,李平立即问道:“军师!反其道而行之?这是何意?”
 
    庞统恭敬道:“少主,臣下观察徐晃在洛水河畔大营,营帐错落很是有旋即,我和元直都敢断定,那徐晃背后定然有了高人的指点,而且这个高人更是十分了解主公的战法!”
 
    “高人!”众人一听庞统的话,立即陷入了沉静,这一会,李林不仅是差一点在长安九死一生,更加重要的是,李林遭到了兄弟的背叛,虽然李林在长安沦陷囹圄,但是在许昌,邴原和众多老臣坐镇,赵云也是带辽侯兵符而归,按理说,只要可以指挥得当,上下一心,以李林在自己的地盘上打下的基础,只要李平不作,守上个几年不成问题,但是却是与一个晴天霹雳落了下来,最早跟随李林的兄弟,也是李林几位器重之人,亲自任命的幽辽都督许亮,竟然在如此危机的时刻,背叛了李林,带领幽辽二州策反,导致李平一方北大门完全打开,幸亏程昱是一个明白人,立即以半个冀州的地盘换得了喘息的时间,退回魏郡,这才保住了黄河流域,不然在刘和和许亮两方兵马的攻打之下,加上孙权,刘表这些跳梁小丑,估计还没等李林生还的消息传来,李平这边的中原各州就已经沦陷了…………
 
    有了许亮的背叛,众人都明白,自己的身边已经有了动摇之心,没有李林的坐镇,很多人都已经不再安分,幸好军中的各位将军,朝中的几位重臣,乃是对李林忠心耿耿,这次啊稳住了局势,而如今有了李林北方掌控匈奴,猛攻东羌,也已经有了反扑的架势,但是这种的事情发生了,众人的心中都有了一个巨大的疙瘩。庞统说了这个高人,而且是十分熟悉李林的作战方法的高人,众人没有理由不往那边想过去…………
 
    帐内陷入一片的压抑,庞统咂咂嘴,自己兵法精通,但是对于处理人事方面,可是不怎么样,估计自己是说错话了,李平倒是赶紧打着圆场,看着尴尬的庞统道:“那不知道军师要如何反其道而行之呢?”
 
    庞统一看有台阶下,跟进过来跟李平道:“少主,若是徐晃背后之人极为了解主公战法,定然是越是危险之地,越是无法渡河之地,就越更加的重视,而反之比较稀松平常之地,反而会疏忽,少主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以虚兵北上飞鸦口,作势就要不畏惧艰险而过河攻打徐晃,以吸引徐晃的注意力,而大军直扑河对岸徐晃主营…………”
 

欢迎转载天空彩票与你同行_天空彩票与你同行开奖_天空彩票与你同行资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_天空彩票与你同行开奖_天空彩票与你同行资料 » 李林不仅是差一点在一生更加重要的是李林遭到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